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第八章 武当金顶,众人论(第1 / 1页)

夜朗星稀,武当山顶,除了虫鸣,一片静谧。

武当金顶,大殿内,却灯火通明,空旷的大殿内,几道人影竖立。

只听其中一名中年道人,对着正中的道人背影说道:“掌门师兄,下个月的收徒事宜,下面的弟子都已经准备妥当。”

居中的人影转过身来,只见其人,面色红润,灰发灰须,眼神深邃,气势沉凝,身着青色道袍,却又和白天定虚所穿的道袍稍有不同,内里白绸衫,下摆处可见桃红裤子,袖摆宽大,着河豚鞋,背后一个太极图,整个人站在那,给人以宁静的味道。

此人便是,武当山一教之主,信玄子真人。

信玄子看着面前的几道身影,内心里叹了口气,开口道:“诸位师兄师弟,下月收徒,旨在补充我武当新鲜血液,尔等辛苦些,万不可有疏忽。”

却是在场的几人均是武当高层,手握大权,掌管着武当一切的大小适宜,其中道玄子真人赫然在列。

道玄子开口道:“掌门,你真的决定了吗?”

信玄子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不错,此事我们已经商量了半月有余,就这么决定了,这次也是不得已为之,等我武当的再次出现宗师高手时,再回复旧制不迟。”

面前几人听到这句话,均是点头应是。

虽然那件事过去了一年多,但烈玄子还是忍不出,怒声而道:“那魔教贼人,若不是我教太上长老已然羽化而去,再无宗师,岂会被他们将太极拳经抢了去。”烈玄子真人,人如其名,性格火爆。

信玄子闻言斥道:“师弟,静心,师傅离去之前就说过让你好好磨练一下你的性子,你怎么还是屡教不改,我们武当心法,重在静心守意。”

烈玄子嘟嘟囔囔,却不敢违逆掌教,只得躬身:“是”

信玄子看其表现便知,这师弟没有往心里去,却也无法,师傅在世时便说,师兄弟中,烈玄子是资质最好的,若能磨去性子,宗师必有其一席之位。

却是原来,就在一年多以前,上代掌门,武当山上仅剩的先天宗师高手俞岱岩,羽化而去。

而就在武当山众人,为俞岱岩的身后事处理的档口,日月魔教,一举出动了十长老中的六位,带着数十位好手,夜袭武当山,其中魔教数十位好手,虽说被挡在武当山腰,但其中六位魔教长老还是打上了武当金顶,在这次夜袭战中,武当损失惨重,虽说将六位魔教长老留下了四位,但武当也损失三位宿老,而且魔教弟子手段颇为毒辣,下毒用计层出不穷,精英弟子也是死伤惨重,虽说是本土作战,但由于是突然袭击,所以武当反应并不是那么及时,导致太极拳经也被抢了去。

本来武当众人如果全力追击,武当拳经未必会被抢了去,但最后信玄子看到若是再追击,武当弟子又要死伤不少,便下令不得追击,盖因太极拳经和少林易筋经不同,太极拳经只是三丰祖师的手稿,重在纪念意义,太极拳经手抄本并不是没有,而且其中的武学至理,经过几代武当弟子的努力,早已经融汇到了武当的各门武功之中,所以才促使信玄子下了不得追击命令。

正因这次魔教夜袭武当山,武当可谓损失有些惨重,所以才有了这次提前收徒,希望赶紧补充一些好苗子。

大殿中,道玄子的声音响起:“掌门,我比较担心的是魔教的上次夜袭,会和朝廷有关。”

听到道玄子的话,在场众人,都皱起了眉头,如果这件事当中,有明廷的影子,恐怕有些不好办,怕是事情还没有完。

信玄子,甩起浮尘,道了声:“无量天尊,自当年明太祖依靠明教起家,驱逐鞑虏,回复汉室,建立大明之后,明教便成了日月神教,明面上,日月神教和朝廷互不相干,井水不犯河水,甚至偶有摩擦,但依着明太祖的性格手段,和对江湖的了解程度,恐怕现在日月神教,依然被皇室所掌握着,毕竟他就是靠明教起家的啊,而且侠以武犯禁。”

“所以朝廷依靠日月神教,东厂和锦衣卫,三者之间的相互配合,插手江湖,应该是可以预见的。”

“而且,在上代掌门执掌武当的时候,便有朝廷派特使,游说上代掌门和当时的少林方丈,接受朝廷调遣,一起控制江湖势力,毕竟江湖上,北尊少林,南崇武当,再加上日月神教,朝廷便可以彻底掌控整个江湖力量,但由于一些原因当时武当和少林并未同意,所以这恐怕便是上次事件的原因了,而且恐怕要不了多久,朝廷的特使恐怕就要上山了,唉,多事之秋啊。”

道玄子,闻言,说道:“掌门,不知下次朝廷特使若是登山,我们怎么办?”

信玄子沉默,道:“到时再说吧。”

接着又开口道:“诸位,正因为上次魔教夜袭,武当损失惨重,所以提前开山门收徒,并且这批弟子,均是可以习武强身,并且按我们之前商量好的,以后的收徒也都可以习武,不再有文武道士之分,当然习武的同时,修道自然不能落下,还是那句话,等什么时候我武当再出一位宗师,再回复旧制,”

众人应是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黑木崖,教主书房。

书房内,一中年男子坐在书桌后,手捧书卷,映着烛光,正在认真阅读,由于坐在椅子上,看不出身高多少,但即使是坐着,仍然身姿挺直,不动如山。

“咚,咚,咚”

“进”

一名身着黑衣的魔教弟子,推门而入,单膝跪地,道:“启禀教主,事情已经打探清楚了,武当派的收徒下月开始,而且朝廷内有人,已经向皇帝进言,要向武当再次招揽,但还有人不同意,朝廷内部也在商议。”

书桌后的男子,闻言抬起头来,只见男子,天庭饱满,面冠如玉,身上毫无气势,身上有着一股书卷气,宛如一个读书人。但正是这个“读书人”,掌握着日月神教,势力滔天,此人便是日月神教教主,独孤剑。

独孤剑嘴角微弯,无声的笑了笑,自言自语:“朝廷还是不死心啊。”,说罢便静静思索起来。

接着便是一阵沉默。

一会儿,独孤剑开口道:“继续探查,出去吧。”

单膝跪地的黑衣男子,拱手道:“是,教主,属下告退。”说完,慢慢退出房门,把门关好。

房间内,独孤剑并未再次拿起书本,而是缓步走到墙边,取下挂在墙上的一把长剑,这把剑,剑鞘普通无奇,随着独孤剑的慢慢拔出剑身,独孤剑身上逐渐的升起一种气势,直到剑身完全脱离剑鞘,独孤剑身上的气势终于达到顶点,空气中仿佛有剑鸣,屋外方圆百米,蛙鸣虫叫,消失不见,一片静谧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