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第六章 启程目标“武当山”(第1 / 1页)

铁头回到家中,自然免不了被老爹一顿训。

不过铁头也只是赶紧承认错误,然后开始干活,老爹也没有多说,自家小孩顽皮一些也是正常的。

铁头这下午半天,都在思索,在老道士的推荐下走了后门,进了武当山当了道士,即使是文道士也是好的,即使学不了武功,也可以脱离地里刨食的命运,一切先进武当在做打算。

接下来的半个月,铁头老老实实待在家里,跟着家人一起下地干活,度过这最后的半个月的当下生活。

半月时光,转瞬即逝。

……

这一天,一家人正在家里吃饭,老道士如期而至。

对于老道士的到来,老爹有些不明所以,但仍然热情相待,赶紧请进屋里,让老道士坐下,倒了一碗水。

老爹迟疑的问道:“不知道,老道长今天登门,是为了何事?”

别看老道士,守着三间破屋的青云观,但在这十里八乡,还是很受村民尊敬的,哪家有了白事,都要请老道士上门,为亡者念几遍往生经,而且老道士向来不收费用,只要管吃喝就行,再加上大明崇道,所以自然而然,村民们对老道士都有些尊敬。

老道士今天,穿的不再是半个月前,铁头见到的破旧道袍,而是一件半新的道袍,干净整洁,再配上老道士满头白发,银须飘然,手持拂尘,倒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,铁头看到,不禁暗赞,老道士做戏做全套。

老道士听了铁头老爹的询问,抚须笑道:“居士不用紧张,老道今天来,不为其他,乃是为了送居士一场富贵,和送小居士一场造化。”说完扭头看了看铁头。

“不知道长所说的富贵和造化是指?”老爹听完更加疑惑。

“小居士聪慧,老道见了欣喜不已,所以有心为他谋个前程,也是不想他在这山村里呆一辈子。”老道士答道,这话却是老道士心里话,见了两次,老道士发现铁头这小子,说话间,心智成熟,聪慧异常,即使交谈中,铁头有意藏拙,但话语之中的表达和见解,也有些远远超出普通的山村小孩,不然老道可不会随随便便浪费这次机会。

老道继续说道:“老道打算推荐铁头去武当山修道,武当山是皇室家庙,地位崇高,铁头进了武当山,虽说不至于以后让你家家财万贯,出入前呼后拥,但衣食不愁,生活优渥还是可以的。”

铁头老爹听了有些心动,虽然不舍老幺离家甚远,但如果能为自己孩子某个好的前程,铁头老爹还是愿意的,至于铁头进入武当山后,会对家里造成什么回报,却是没有多想。

但又迟疑道:“进武当山当道士,还能娶妻生娃吗?”,铁头在旁边嘴角不禁抽了一抽。

老道士笑呵呵道:“自然可以,武当道士不禁婚嫁的。”

铁头老爹点了点头,扭头看向铁头,“你怎么想的,孩子?”

看了看旁边红了眼眶的老娘,和茫然不知的老大老二老三,铁头心里虽然有些感触,但仍然答道:“爹,我想去。”

刚说完,老娘的眼泪,就留了下来,儿行千里母担忧,总是不舍得,虽然不舍,但铁头老娘却是未有阻拦,有些事情,戴田氏虽然没读过书,但有些道理还是明白的,也知道这是自家老幺的前程。

铁头老爹:“那就拜托老道长了,不知我们要准备些什么?”

“给孩子准备些吃穿用度就好,其他的不用了”老道士回答。

“老道今天就先回去,明天再过来,送一送铁头,居士留步。”

一家人将老道士,送出家门。

转身回屋,戴田氏开始准备起来,孩子出远门,担心孩子的总是父母。

……

晚上,躺在床上,听着旁边屋子里传来的啜泣声,铁头叹了口气,让他想到了现代社会,多少人离家赚钱,老父母不舍相送,可是,又有什么办法。

故乡容不下躯体,他乡藏不了灵魂。

第二天,上午,太阳依然炎热。

老道士也来了,看着身上背着行囊的铁头,点了点头,叮嘱道:“去了之后,有什么事就去找我师兄。”

“好的”铁头答道。

老道士扭头对铁头老爹道:“居士只要将铁头带到集市上,交给小贺就行,怎么做的我已经在信里写明白了。”

铁头老爹:“明白了,道长,多谢。”

一行人站在村口,引得村里人看热闹,因为时间比较赶,所以铁头和老爹两人没有多耽搁,就上路了。

……

到了集市上,仍是门头大汗,这个天气赶路,真是受罪,铁头抬头看了看日头,心里嘀咕。

两人进了集市,找到了小贺车夫,典型的乡下汉子,穿着半卦,身体壮实且皮肤黝黑,满脸笑容。

老爹恳求道:“贺老弟,这一路上还请您多多照看我这老幺,铁头,记着路上要听你贺大叔的话。”说着便拿出一把铜板,往贺大叔手里塞,贺大叔连忙推辞。

贺大叔拍拍胸脯,看完信后的他,“乡里乡村的这是做什么,戴老哥放心,即使您不说,有我老叔的吩咐,我也会把铁头安全送到武当山的,钱是万万不能收的。”铁头也在旁边点头表示路上会听话。

见对方实在坚持不要,铁头老爹便作罢,临回家之前自然免不了又是一番叮嘱。

贺大叔并不是自己一个人跑车,而且和一些人一起,帮别人运一些货物,算是一个小的车队。

车队下午要帮人运一些货物到临沧县,顺路还会经过一些集镇,也是帮忙运一些东西,虽不是直达武当山,有些绕远路,但还是会经过武当山,所以老道士才让铁头搭这个便车。

刚过晌午,车队启程,贺大叔驾着马车,铁头坐在另一旁,车上对着货物,一路上,走走停停,铁头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,刚开始还感到有些新奇,到后来也就习惯了,毕竟和前世相比,这些自然也就是瞧个新鲜。

铁头一路上,听着车把式们,胡侃吹牛,只是笑着听听,刚开始还有同路的逗他,不过看他不爱说话,便没了逗弄的兴致。

这一路,风餐露宿,铁头也是吃了不少苦头,但却没有耍小孩脾气,倒是让车把式们诧异这小孩的心性。

由于饶了远路还在路上碰到了大雨天,停顿的几天时间,近两个月的时间,才感到武当山下,铁头也是松了一口气,虽说不用参加即将到来的收徒选拔,但还是早点到比较好。

抬头看了看这武当山,前世铁头也是去过武当山的,和前世的武当山比较了一下,相差不大,不过是上山的路没有这么宽而已。

“铁头,走吧,前面是武当的玄真观,往来上香祈福的人很多,可热闹了。”贺大叔在旁边道。

铁头点了点头,两人拾级而上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