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第五章 老道士助力入武当(第1 / 1页)

铁头脸上带着兴奋,故意大声问道:“那怎么样才能加入武当派?”

“那你先告诉我,你是哪里听来的武当派?”老道士笑眯眯的问道。

铁头看着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,不由老脸一红,道:“昨天在集市上……”,便把昨天集市上青年道人的话告诉了老道士。

听完之后,老道士嘀咕到,还没到时间啊,怎么这次这么快,三个月后就开山门收徒了呢?

铁头疑问道:“老道长,您说什么?”

老道士瞅了他一眼,想了想,说道:“武当收徒一般是五年一次,每五年便收徒一次,而且数量只有百人,只是不知为何,这次怎么提前这么多?”

铁头认真的打量了下老道士,身材瘦小,穿着破旧道袍,也不是鹤发童颜,面带苦色,发色干枯,嘴角的白色胡须上还沾着一个米粒,应该是早餐喝的粥。怎么看,怎么是一个生活艰难度日的老道士形象。

然而铁头知道,面前的这个道士不简单,一般的道士恐怕不会知道这些,难道他是“江湖中人”,难道自己看走眼了,面前的是隐藏的“高人”。

“那老道长可知,如何才能进入武当派”铁头问道。

老道长反问:“你很想入武当?”

铁头点头。

“为什么?”

铁头想了想,回答道:“小子不想种一辈子地,小子想出去看看,想出人头地。”

老道士听了不置可否,摇摇头道:“不够”

铁头看着面前的老道士,眼神闪烁,咬咬牙道:“小子想练武。”

之所以说实话,因为铁头觉得这老道士可能有办法让他进武当。

“为什么想练武?”

“啊,为什么练武?”铁头有些茫然。

这个问题,铁头自己还真没想过,前世是因为好奇但不得法,今世确定有武功,自己也想练武,但为了什么,自己却说不上来,自己为什么练武呢?

铁头有些茫然,又有些烦躁,不禁想到前世,前世为什么会去当道士,对武功感兴趣的人这么多,为什么独独他因为这个去当道士,因为他缺乏安全感!

前世,他从小便被拐卖,虽然养父母对自己很好,可自己是领养这事却不是秘密,因为这个事和别的人干仗,被人欺负,从小到大不是一次两次,所以他缺乏安全感,所以他拼命学习,想练武强身却不得法,所以去做了道士,因为他武侠小说看多了,他觉得强大的内功都是从道经中领悟出来的,所以他当了道士,最后发现依然是空,所以做了道士也要往上爬,当了会长……

铁头心绪复杂,想了很多,定了定神,抬头看着老道长,静静的说道:“我不想被人欺负,所以我要强大。”

老道长对他的回答有些诧异,想了想,估计是村里别的小孩欺负他了,所以要学武功,欺负回来?想到这里,老道长有些哭笑不得。

“就这么简单?”老道长又问。

“对,就这么简单”铁头干脆的道,他并没有想到老道长以为他是被村子里其他孩子欺负了,所以才想练武。

老道长,并没有多说别的,对于这个心智早熟的孩子,他还是很喜欢的,而且有时候一个人,做一件事,原因本就不需要这么复杂。

略默,老道长叹了口气,似乎做了一个决定:“孩子,我不知道我这么做是成全你还是害了你,你要是真想入武当,我到是有一个方法。”

铁头眼睛一亮,暗道果然,忙问:“老道长,什么方法?”

老道士呵呵笑道:“先别急,老道我在这青云观呆了十几年了,你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吗?”

“我知道,你以前是村西面贺家村的人,你以前不是道士”铁头回答道。

老道士说:“是,也不是,我之前是贺家村人,但也是道士,而且我是武当山的道士。”

铁头一惊,暗道:“来头不小”

老道士继续说道:“老道之前在武当山学道,后来因为一些事,离开了。”

铁头忙问道:“那您会武功吗?”

老道士笑呵呵道:“老道是个文道士,武功却是不会的。”

文道士,这个铁头知道,所谓穷文富武,武当作为一个集宗教和江湖门派于一身的门派,除了充当江湖正道抵御魔教之外,作为一个宗教门派,他的宗教性质不可忽视,所以自然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去练武,所以便有了文武道士之分,武道士不用说,文道士多是用来传教传法,进行道统传承。

铁头虽然自己有些失望,但仍认真的听老道士接着往下说。

“我虽然不习武,而且也离开了武当,但武当中我有一师兄,我俩感情甚深,而且他还欠我一些人情,若是我给他修书一封,想来你进入武当还是问题不大的”老道士说到。

老道话音一转,“不过,你进去只能当文道士,至于你能不能习武,就看你自己了,毕竟也不是没有文道士习武的先例。”

果然,朝中有人好办事。

铁头心里想着,没有急着让老道士写信,反而问道:“那我需要做些什么?”

这个世界上,哪有无缘无故的恨和无缘无故的爱。

“简单,只要你将来有能耐的时候,让老道重归武当门墙就好,哪怕老道到时候已经死了。”老道士笑眯眯的说到。

铁头心里嘀咕,这家伙不会是犯了什么事被逐出门墙了吧,这还简单?

不过所有的事都得先往后放,入武当才是第一要事。

铁头坚定的道:“好,我答应你,若将来有一天,我有能力了,会促使您重归武当山。”

“好好好,我这就修书一封,你且等着”老道士也是干脆利索,说话间,抬脚进了偏殿,他居住的地方。

铁头略等了一小会。

就见老道士拿着两封信走出来,铁头疑惑的看着他。

老道士解释道:“这两封信,一封是给我师兄的,一封是给集市上小贺的,他是个跑车的车夫,他跑的线路就有武当山这条,回头你把信交给他,他是我本家侄子,他跑车的时候会带着你的,小贺你老爹也认识他。”

铁头点了点头,将两封信小心的收藏好。

铁头将刚才等老道士写信时想到的问题,说了出来:“老道长,还有一件事麻烦你,我家里那边还得麻烦您配合一下。”

老道士点了点头,笑道:“你小子倒是想的细致,不过,你这一离开家可不是短时间,你确定了?”

铁头肯定的点了点头。

“好,武当收徒是三个月后,不过你不用等这么长时间,可以直接过去找我师兄,你打算何时启程?”

铁头想了想,“半个月后吧。”

“那行,老道半个月后下山去你家一趟。”老道士道。

铁头想了想,没有什么事了,便告辞离开了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